原來我介意你不愛我

一直自己都覺得沒關係 但我沒有想過我真的很在意

突然來臨的感慨 無法阻止的惡夢

本來想假裝什麼都沒有看到 但只是我沒有這樣子的能耐

我是不甘心 不甘心的只得到那麼少的回報 明明給的是那麼多

也許是你不知道 但這不代表我不曾存在

以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思想和感情 但卻反被感情控制

我是否太過自信呢?

但我不說謊又可以做些什麼呢?